溶解性固体

王子病

王子病

赖冠霖习惯性地把校服披在了肩上,两只袖子在身后轻轻甩动。这样穿校服的孩子在学校里不少见,但赖冠霖,总是能用哪怕一个细微的表情,动作,招来女孩子们无声的尖叫。。

她们称他为小王子。在男孩姣好的容貌和流光溢彩的眼睛里仿佛不沾染一丝一毫的烟火气。

这时候,赖冠霖只总是把头探出阳台的护栏,透过精致眼镜的镜片,穿过浓密驳杂的树叶,在缝隙里寻找他。很好找,他总是处在人群的中心的。

姜丹尼尔。

因为开朗的性格,姜丹尼尔天生拥有一副好人缘儿。他笑起来总会没了眼睛,但藏不住的光闪闪地,总会从睫毛的遮掩里跃出来。

他才是和自己生活在不同国度的,真正的王子。真正的王子是像他那样的,温和开朗的,时而认真的,像他那样。赖冠霖想。

“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第一次见到那个小孩,是在暖意融融的午后。穿着长裙的母亲牵着她年幼的儿子,站在姜丹尼尔面前。小孩和他妈妈靠得很近,被迎面的阳光照得皱着眉头,像是委屈的样子。

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修长的手脚在幼年就显露出了美丽的雏形,让人不由心生好感。

“哥哥好。”

姜丹尼尔像是被迷昏了头,伸手牵住了小孩软软的手。

一个有礼貌的小孩。他的声音像水汽一样不过分干燥也不完全空灵,悄悄地沁到姜丹尼尔的心里,嫩生生的台湾腔慢慢地勾起一些甜而软的温柔,一丝又一缕。

赖冠霖天真得很。

他比所有小朋友都更喜欢听童话故事。天真地,爱着所有欢乐的结局,“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姜丹尼尔在楼下抬头,一眼就看见了赖冠霖。今天的赖冠霖戴着眼镜,精致的边框衬得他更好看了。他对着周围人说了几句,进了楼梯。

“霖霖。”姜丹尼尔在几分钟后出现在了赖冠霖身边。爬了两层楼,气息却仍然平稳着。“你怎么今天戴眼镜了?”他说着,就去扒开赖冠霖的眼镜。

“熬夜。”赖冠霖酷酷地顶着稍明显的眼袋,理直气壮地回答。

姜丹尼尔闻言,笑出声来:“哈,是昨晚的电视剧结局不好?”她们最终分开了。“你真是,除了不叫我哥哥以外就一点没变了。”天真得好可爱。

“……你们应该结婚的。”赖冠霖像是在抱怨,最后只吐出这一句。


“公主病让小公主娇气。”


在别人看来赖冠霖可能真的是不该有烦恼的。他似乎拥有着一切——和睦优裕的家,温柔的父母,关系融洽的姐姐。他从不用发愁成绩,也不会担心没有朋友。这正如童话里王子的身世。

但是一粒豌豆能够硌到娇嫩的小公主,小王子也会因为一点小事痛苦。

或许是以前没有过真正的痛苦,还是这份心情太强烈他已经不知道了。只是赖冠霖第一次知道男孩子的眼泪也可以很多,人在难过时胸腔会很疼。

最先让他感到刺眼的是人群里那些光艳的裙子。艺术节不用穿校服,他一如往常探头去看那人时眼中一同跃进来的还有五光十色的裙子。赖冠霖也不明白这毛躁的感情来自于哪里,只他偷偷跑到洗手间把被逼出来的眼泪擦掉了。

只是再次看见这样的状况时越来越难过了。

后来,他梦见姜丹尼尔。那个梦让他红着脸醒过来,身体和心上都别扭着难受。赖冠霖知道这个梦是不对的,所以他没和任何人说。王子和王子,是不该在一起的。

赖冠霖仍然明天站在阳台上看他,原先仅仅是看着他就很开心,现在却被不安和恐惧包裹。

小公主被豌豆硌痛了身子,小王子被斑斓的裙子灼伤了眼睛,灼痛了心。



“王子爱着公主。”

赖冠霖其实已经不像姜丹尼尔说的那样一成不变了。对于电视剧欢乐结局的期待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多,也固然不会因为那个失眠了——赖冠霖想着。

我想着你,所以我失眠了。这句话直到姜丹尼尔踏着上课铃声走回教室都没能够说出来。

那天晚上躺在床上,只要闭上眼睛就想到姜丹尼尔的脸。这固然是悲伤结局的影响,他感到很悲伤,他哭了很久。胸口仿佛被棉花堵住一样,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尼尔……哥……哥哥……”
他对着墙哽咽。那面墙对面有他,有姜丹尼尔。他和他中间有一堵墙,也只有一堵墙。赖冠霖在夜的凉意里发抖。



姜丹尼尔从午休之后就一直在发呆了。赖冠霖的情绪似乎是低落的,他轻易地就察觉出来了。小孩向来乖巧,也不喜与人分享悲伤,姜丹尼尔对他是不敢有一刻不上心的。

这些天的赖冠霖一直都不开心,他看出来了。姜丹尼尔平素很擅长疏解别人的心情,在赖冠霖这里却不知如何下手。

过于喜爱的人,在对待时自然就显得无措了。姜丹尼尔从来不在意喜欢的界限,喜欢就是喜欢,赖冠霖一直是那个能够让他心里变得温柔的小孩。

像初见那天甜而软的感觉。

姜丹尼尔最终来找赖冠霖了。

“公主病让小公主傲慢。”

赖冠霖发烧了,姜丹尼尔最终是在医务室里找到他的。

小孩蜷缩在洁白柔软的被子里,软乎乎地睡着。他的碎发搭在耳边和额角上,眉眼如画般美好。姜丹尼尔看着他的模样,心里的焦急就悄悄地安定下来,心情像灌了气泡水,甜的,冒着泡泡,慢慢膨胀起来。

“怎么这样不让人省心啊?”姜丹尼尔心疼着,带着些无奈的语调蹲下来细细地瞅着少年的眉眼。

姜丹尼尔又像被迷昏了头。他轻轻地贴上了少年的唇,浅浅地吻了他。

当他离开那软糯温润时,赖冠霖睁开了眼。那双眼睛迅速地被朦胧的雾气爬满,迅速扭过了头。但他还是哭出来,嘤咛着,像个小孩一样哭得委屈。

“霖霖。我喜欢你。”

姜丹尼尔说。

“王子,”赖冠霖打了一个哭嗝,“不能和男孩子在一起的……”
姜丹尼尔伸出手轻轻地把赖冠霖圈在怀里,用手温柔地搂过他。“看着我,霖霖。”把赖冠霖转过来,给他擦掉了脸颊上的泪滴,“我可不是一般的王子。”

“得了王子病的傲慢王子谁都看不上,也不喜欢公主。”

“就是喜欢隔壁的小王子赖冠霖。”

现在,赖冠霖和姜丹尼尔中间什么也不隔了。面前传来烫人的呼吸的温度,赖冠霖轻轻地凑了上去:

“再亲亲我吧。”



“得了王子病的王子获得了幸福。”

玫瑰与糖

当范丞丞走进乱哄哄的教室时,学生们都没有坐在座位上。像众星拱月般,中间的小男孩翘起腿搭在课桌上,眼睛弯成一抹月牙。

随口应和着四周的谈笑,黄明昊用余光瞥见了跟随教导主任走进来的人。莹白的皮肤泛出冷光,眼尾的弧度温柔而优雅。

黄小少爷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哪里见过他。

教导主任的高跟鞋在讲台地板上顿了三下,有节奏地发出三声脆响。班里的笑闹声逐渐平息,黄明昊用狡黠的目光打量着实习老师清秀的面庞。

上课铃适时地响起。

“……所以,今天开始由范老师为你们代课。”

高跟鞋与地板相撞击的声音渐远,直至消失。黄明昊率先笑出声。

“哈哈。”甜美的笑容与少年的声线温和地点燃了班级里寂静的空气,血气旺盛的少年们的声音热闹地在四方炸响。

最先出声的黄明昊用无辜的眼神看向讲台上不知所措的范丞丞,他努力想要平息混乱,制止的声音却最终被吞没在喧闹的洪波里。

范丞丞的眼泪在踏入心里咨询室的那一刻绝堤而出。从小就生活在家人的庇护里,像温室的花。姐姐用美丽和强大撑起的天地包容了他的天真与柔弱,却让他不甚甘心。

想要改变,想要成长。

这个想法在心里埋了许久,渐渐扎根,终于破土发芽。可是上任的第一天就糟糕透顶,一切都在向失控的方向行去。改变的路太艰难,弥补缺失的成长也过分痛苦。

忍住哭声,像幼猫一般的轻声呜咽扩散在色调温暖的咨询室。有人翻身从小沙发上坐起,发出突兀的声音让范丞丞吓得一抖。

黄明昊从午睡中醒来,小老师的眼睛里像是蕴了一汪清澈的泉水,瞳孔折射出层次不同的色泽。晶莹的泪水安静地挂在脸颊上,哭声被强忍着收敛。他突然想起这副模样。

——在范家的花园里,那个被玫瑰刺伤手指的小哥哥坐在角落安静地收住哭声,掉下一串串珍珠般的泪水。鼻尖通红,睫毛晶莹,眼底的湿润晕开到眼尾,只是悄悄哭泣。

心中有奇妙的感情翻涌,黄明昊站了起来。范丞丞又是一个激灵间,有什么东西从黄明昊的口袋里掉出来。抹开眼泪,赫然是一盒烟。

“你、你在这里抽烟?”

范丞丞瞪大了眼睛,打着哭嗝问他。

似乎面前的人可爱得有些过分了,黄明昊露出的表情忽然间变得无辜而乖巧。姣好的面容在一呼一吸见靠近,鼻尖轻轻擦过,有甜蜜的气息传来。

范丞丞被黄明昊突然的靠近吓着了,呼吸都变得急促。离得太近了,连睫毛的细微蜷曲都能被他收入眼底。直至舌尖相抵,口腔里泛起糖果的甜美味道,他几乎以为自己在黄明昊眼里看见了星星。

午休时间,教室的门被拉开。黄明昊从走廊里进来,笑着把那盒烟原封不动地扔回朋友怀里:“我不抽这东西。”转身走向黑板,在上面写下了“自习”二字。

下午第一节课的上课铃打响,范丞丞走进教室时学生们递来异样的目光。愣了片刻,看见了黑板上的字。沉寂间,范丞丞艰难地迈开退,一束束目光让他如芒在背。

黄明昊在范丞丞出现时就露出了讶异的神情,嘴角却不自觉地浅浅上翘。他看见范丞丞的手上出了一层薄汗,握住板擦的手打着滑。缓缓擦净了黑板上自习的字样,范丞丞转过身来。

清澈的目光扫过每一双透亮的眼睛。

“现在,开始上课。”

那颗改变与成长的种子在心里扎了根,由梦想与汗水浇灌,伤口愈合,长成了最美丽的模样。玫瑰的柔软花瓣舒展绽放,鲜艳澄明的色彩将四周照亮。不再畏惧质疑与受伤。

温柔而坚强,他的模样。

黄明昊再次在空荡荡的教室里面对着双耳透红的范丞丞,脚步慢慢靠近他。

再凑近一点点,感受到范丞丞倚在墙角的颤抖,羞涩地低垂着头,甜蜜的气息蔓延。黄明昊口袋里装着糖,他把糖放在范丞丞的手心里,像很久以前独自安慰小哥哥时一样。

我真是爱极了你的模样。

Rum

化妆间里,黄明昊托着下巴,安静地看着镜子里映出的范丞丞冷淡的脸。范丞丞眯着眼,化妆师姐姐给他画眼线。睫毛微微颤抖,像蝴蝶的翅膀。

精致的琥珀色香水瓶晃过,香水喷在范丞丞的手腕和耳后,凌人的前调在温度与脉搏跳动中扩散。

这次香水广告拍摄是在很久之前就谈拢了的,由公司培养的当红演员范丞丞和人气偶像组合成员黄明昊拍摄。

在会议室里的范丞丞微笑里透露出十二分的礼貌自持,向对面伸出友好的手。黄明昊回握住,感受到他手指的微凉,又很快松开。

“你好。很高兴能够和你合作,Justin。”

声音很轻,语气很淡,那一瞬间黄明昊几乎以为他们从未认识过。仿佛于范丞丞而言,他仅仅是人生中一位过分匆忙的过客。

黄明昊将嘴巴抿成一条线,最终还以一个同样得体的微笑。

偶尔同经纪人回到公司开会,范丞丞站在走廊尽头的茶水间里看着茶包在杯中热水里上下浮沉。

黄明昊从练习室出来,栗色的碎发被薄汗沾在额上,伸过修长的手臂勾揽在队友的肩上。笑着,声音明快。目光略过范丞丞是微微点头,他们从茶水间走过。

听着一墙之隔的走廊里自动贩卖机的按键音响起,范丞丞不可抑制地回忆起握手时少年迅速松开的手心的温度,它现在按在别人的肩头。黄明昊的笑容刺痛了他,黄明昊又闯进了他的世界,毫不客气地在他心里翻覆着云雨。

回忆在一瞬间被挑起,心情不可否认变得异常糟糕。黄明昊,把他的心情搅得一团糟,却什么都不知道。

玻璃砸在地板上破碎的声音伴着低声惊叫。黄明昊一惊,身体比大脑更先做出了反应。顾不得盖上手中饮料瓶,一个箭步探身冲进了茶水间里,目光停留在范丞丞身上。

打翻水杯的哥哥显得不知所措又有些委屈,手仍保持着握着被子的状态一动不动。地上散落着玻璃杯的残骸,热水蒸发出氤氲的水汽。

黄明昊下意识地抓住他悬在半空的手,翻来覆去察看几遍,确定找不到烫伤的痕迹才悄悄松了一口气。空气中没有飘起一丝声音,在后知后觉的尴尬中,黄明昊缓缓松开范丞丞的手腕。

眼泪从范丞丞脸颊上滑下来。他拼命想要留住黄明昊落在他手上的温度,哭着与黄明昊十指相扣。不想要他看见自己哭,明明曾经拒绝他的人就是自己。想要把眼泪憋回去,却不能够。

对面的弟弟伸手揽过哥哥的腰。范丞丞把头埋在黄明昊的颈窝里委屈地哭到哽咽。

“昊昊……”

“恩。我在。”

“我好喜欢你……”

喜欢,是年少时的记忆,奇异而清爽。。黄明昊能够看出来范丞丞对自己的依恋,自己也将这份喜欢袒露在表面。被张扬灿烂的笑容和鲜活的性格吸引,想要更加靠近。

谁都没有点明,仿佛这份感情是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

一点点变得贪心,想要更多地得到你。

黄明昊准备了很久,翘掉了晚自习翻墙出去,在空旷的十字路口映衬着满天繁星,想要向范丞丞阐明这份心意。

夜风有点凉,范丞丞把身上黄明昊的外套塞回他怀里。

“黄明昊,”范丞丞认真地问他,“你知道我姐姐是谁吗?”

黄明昊点点头,心里却泛起点点凉意。

“所以,不行的。”范丞丞恬淡地笑起来,轮廓在夜色里模糊着,愈加柔和起来。

从小在舆论里长大,到现在仍未能逃离它所带来的压力。不想要影响到你。想要保护自己保护姐姐,也想去保护你。

摄影棚里,范丞丞把手搭在黄明昊的肩上。许久没有并肩,几天前范丞丞哭过后又离去得匆忙,现在才注意到曾经比自己矮的弟弟已经窜得很高。

只是靠近,被埋在心底的感情就几乎破土而出,粘稠的思念将他紧紧包裹。他知道置身这个位置,他的喜欢对于黄明昊而言过于沉重,却情难自禁。

镜头下,黄明昊却突然笑起来。

范丞丞的香水后调神秘而优雅,欲罢不能的悠长酒香中隐约飘出蜜糖香。他被黄明昊挑起下巴,少年的眼底清澈而深邃。

黄明昊眼里闪着光,声音温柔而坚定,拂过范丞丞柔软的心底。

“哥哥,我也喜欢你。”

“哥哥,我来保护你。”